隨著突尼斯國內與“基地”組織關係密切的恐怖分子和宗教極端勢力頻頻發動襲擊,該國治安局勢日趨嚴峻。
  7月16日,在突尼斯恐怖活動最為猖獗的中西部沙昂碧山區,14名國民衛隊軍人在恐怖襲擊中陣亡。突尼斯國防部查曼圭將軍表示,恐怖分子集結了40至60人,有計劃地分別襲擊了兩處國民衛隊的目標。經調查,襲擊者中既有突尼斯人,也有來自鄰國的阿爾及利亞人。
  突尼斯局勢動蕩已3年有餘,國內臨時政府更迭頻繁,對安全形勢控制力不足,無論對經濟發展,還是安全狀況,民眾的不滿情緒持續高漲。
  面對頻發的恐怖襲擊,突尼斯民眾對臨時政府打擊恐怖分子和宗教極端勢力的能力產生越來越多的質疑。突尼斯戰略研究所研究員馬布克對本報記者表示,今年年初,突尼斯新修訂的憲法付諸實施,國際社會與知名研究機構曾普遍持樂觀態度,認為突尼斯社會將實現平穩的政治過渡。然而,人們還是低估了“基地”組織與宗教極端勢力的能量和野心,國內安全局勢並未發生根本性好轉。
  突尼斯最大的法文媒體《新聞報》分析認為,“基地”組織與宗教極端勢力不願意失去在北非心臟地帶的“棲息地”。部分宗教極端分子通過經濟與宗教結合的方式,逐漸把持了突尼斯一些地區的清真寺和鄉鎮機構,並採取暴力活動的方式,干擾和破壞突尼斯的政治進程。而軍隊則缺乏反恐技能培訓,又面臨武器裝備落後和經費不足等問題,嚴重制約了反恐行動。同時,主管反恐與治安的內政和國防機構中,暗藏有恐怖組織或宗教極端勢力的眼線,導致反恐計劃屢屢受挫。此外,在制定更嚴厲打擊恐怖組織與活動的法規方面,各派政治勢力存在明顯分歧。這些因素相互作用導致近來恐怖分子和宗教極端勢力抬頭。
  受治安局勢惡化的影響,突尼斯上半年的外國直接投資約5.2億第納爾(約合3.3億美元),與去年同比下滑15%;核心經濟支柱產業——旅游業接待的外國游客同比下降1.4%;上半年經濟增長數字明顯不如預期,財政赤字與通貨膨脹的負擔進一步加大。經濟不景氣給社會治安又帶來愈加沉重的壓力,民眾普遍對生活前景表現出了更多的擔憂。
  作為西亞北非局勢動蕩的爆發點,街頭革命沒有給突尼斯帶來“民主與發展”,反而激化了社會矛盾。“大亂”之後並未呈現“大治”,而是亂上加亂。有分析認為,在突尼斯等國家,西式民主成了一些政治、宗教勢力煽動攻擊、謀取私利的藉口,西方國家的插手,進一步加劇了局勢的動蕩。
  為應對危機,突尼斯臨時政府7月21日宣佈成立了在總理領導下的反恐“危機小組”,協調內政、國防、司法、外交、宗教、財政等部門行動;中斷一切為恐怖組織、宗教極端思想進行辯護和宣傳的協會和民間機構的活動;提高涉恐法律訴訟效率,改變部分鄉鎮清真寺周邊的無政府狀態;強化與比鄰國家的反恐合作。同時,發行國債,緩解財政壓力、刺激經濟複蘇,增加反恐撥款、穩定民心。
  本·阿卜杜拉是一位私企老闆,他經營的石化進出口業務是涉恐的重災區。阿卜杜拉對本報記者表示,他痛恨一切恐怖活動和宗教極端行為,因此堅決擁護政府和軍警部門採取更嚴厲、有效的反恐怖措施。反思近幾年的國內局勢,受動蕩影響的還是老百姓,所謂的“革命”並未給人民帶來任何好處,希望儘快實現國家安寧與穩定。
  (本報突尼斯7月23日電)  (原標題:突尼斯安全局勢未見好轉)
創作者介紹

bb00bbziy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