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b
餐飲設備
借錢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西裝
預防癌症食品 自動播放 






play
探訪西安棚戶區




play
新房每平只要200多元




play
搬出冰箱房




play
咳嗽廁所變遷記



向前
向後



  小丫跑兩會: 棚改拆遷進行時
  【棚戶區改造,舊房換新房,小房換大房,改造設施,改善民生,大家樂融融】古城西安原本的棚戶區內,街道狹窄,一輛摩托車都難以走過,一家五口擠在四十平米的小房子里,廁所要排隊,房子也常常有漏水現象。但今年進行的棚戶區拆遷,建設了更完善的設施,提供了更大面積的房屋,也為居民在過渡期的住宿提供了資金補貼的安排,在街上,在小區內,隨處可見人們對未來的期待和滿面的笑容。
  今天我們繼續關註棚戶區改造。在今天的會議上,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多處提到了棚戶區改造,可以看到,中央政府對於棚戶區改造這個民生問題是極為關註的。今天我們要關註的,是西安市的棚戶區改造。
  眾所周知,西安是一座歷史古城,城市裡的棚戶區和城中村改造任務,非常艱巨。從2007年開始,西安市政府就通過政府財政兜底的方式,對全市 3.33萬戶13萬7千人的棚戶區住房,進行了改造。西安吉祥小區就是通過政府財政資金改造的一個棚戶區,老百姓的房子改的怎麼樣?他們住的是不是舒適?央視財經《小丫跑兩會》記者王小丫帶您先到哪裡的居民家中來看看。
  棚戶區居民改遷新居 喜上眉梢個個樂開懷
  央視財經《小丫跑兩會》記者王小丫:這個地方是西安市的最大的一個棚戶安置小區,在這裡有很多的曾經的棚戶區的居民都集中居住在這個小區當中了,在這裡頭居住了差不多有兩萬多人,也就是五千多戶棚戶區的安置戶,我們就選其中的一戶,我們去看看。
棚戶安置小區
  陝西省西安市棚戶安置小區住戶朱玉鐲:來吧,進來吧。
  小丫:您認得我嗎?
  陝西省西安市棚戶安置小區住戶朱玉鐲兒子牛建輝:王小丫。
  小丫:對,我就是。
  牛建輝:我就看著眼熟。
  小丫:看這麼眼熟,就是我。
  牛建輝:不是做的《開心辭典》的主持?
  小丫:對,《開心辭典》,現在我做《經濟半小時》。
  牛建輝:我見過。好像九點多吧。
  朱玉鐲:說話就是氣短,說話就是上氣不接下氣,啥都懂。
  朱玉鐲今年64歲。兒子牛建輝,患有腦癱。由於行動不便,從4年前搬進新房的第一天起,牛建輝大部分的時間就這樣坐在窗前的輪椅上。
  小丫:您喜歡這個新的房子嗎?
  牛建輝:好著呢。
  小丫:您還記得原來你住的舊房子什麼樣嗎?
  牛建輝:記得啊。
  小丫:什麼樣子的?
  牛建輝:沒有這兒好,根本沒有這好啊。
  他們一家人原來居住的西安市南郭上村,曾經是西安鐵路沿線最大的棚戶區之一,那裡街巷狹窄,房屋低矮破舊,市政配套設施簡陋,上廁所要排隊,連喝的水都要靠從外面一桶一桶拎回來。兒子沒有自理能力,老伴身體又不好,因此每次給兒子洗澡就成了讓朱玉鐲最頭疼的事情。
  小丫:那要是在舊房子,您要給孩子洗個澡,那得到公共浴室去?
  朱玉鐲:那就到浴室去洗。
  小丫:那很麻煩啊?
  朱玉鐲:麻煩,不方便。
  小丫:那得多久才去一次呢?
  朱玉鐲:那就洗的少,幾乎很少。也有,不方便。他是個男娃,他爸弄不了,一般我弄他多,你進去可不方便,他是男的,我是女的。是不是就是不方便。
  兒子在棚戶區生活了37年,這個問題也困擾了朱玉鐲37年。這一切在一家人搬進新居之後迎刃而解。
  朱玉鐲:這還有個洗手間。
  小丫:是,兩個洗手間?
  朱玉鐲:這個大一點,那個主卧裡頭的小一點,可方便我孩子洗澡,我把輪椅一推,家裡自己人嘛,不管誰用,他爸身體不好,我比他強一點,我就把我孩子放到這,給娃洗澡,乾啥的,解手乾啥,挺不錯的,你看。
  現在朱玉鐲一家三口住在安置小區祥和居一樓一個126平米的房子里,雖然由於經濟條件所限,她們買不起新的傢具,但新的居住環境不僅讓兒子牛建輝看到了從未看過的風景,也讓64歲的朱玉鐲照顧兒子變得不再那麼艱難。
  小丫:這個柜子都是從老屋子搬過來的?
  朱玉鐲:都是從老屋搬過來的。你看這都是老式的。
  小丫:嗯,老式的。
  朱玉鐲:嗯,你看,沒事,我們這都是老東西。再說我們這孩子,我們也有病,我們過來也沒添啥家居,沒添東西。
  小丫:這還有一個屋?
  朱玉鐲:嗯,這還有一個屋,挺好,這個房子佈局啊,什麼都好,這社區搞的。
  小丫:您看這好多都有陽臺?
  朱玉鐲:嗯,陽臺,看哪都可好了,我們住這也確實挺好,綠化,啥都有,廣場。
  朱玉鐲:我看一下住的啥都有了,住的、用的啥都可以,綠化以後我孩子成天在那坐著可開心了。
  小丫:對,坐在窗戶跟前?
  朱玉鐲:誰過來過去的,可開心。
  陝西省西安市棚戶安置小區住戶朱玉鐲老鄰居張桂珍:送你一杯美酒,讓你嘗嘗我釀的酒。
自釀美酒贈貴客
  眼前喜上眉梢的張桂珍今年61歲,她是朱玉鐲在南郭上村棚戶區時的老鄰居,2010年她們一起回遷到了現在的安置小區。回想起住在棚戶區的日子,張桂珍說,那時的她每天都在發愁。
  張桂珍:今天發愁我這房子咋漏水了,我這牆咋濕了,柜子裡衣服咋沒了。去個廁所還得跑道三行街那,去個廁所比較遠,倒個垃圾也跑得遠,街道成天潑得都是水,都是叫尿盆街,你說人有檔次沒檔次。
  2010年的回遷,讓張桂珍所有的擔憂和不快成為過去。一家人在安置小區祥和居分到了兩套房子,除了張桂珍老兩口和女兒的這套80平米的房子,另外一套53平米的房子就用做兒子的婚房。
  張桂珍:這是給兒子準備結婚用的,5月31號準備,這準備收拾了,準備整理一下,這是書房,這是卧室。都是我兒子自己擺設的。
  寬敞的書房、卧室,遲來的生活變遷,對張桂珍一家來說如同收到一件意外的禮物,讓老人倍感欣慰。
住進新房 喜上眉梢
  張桂珍:現在環境不一樣了,住到這確實好,挺幸福的。我老了老了我也想不到我能住這麼個房子,真的,我從小在那,生在那個地方,長在那個地方,我60了,現在換了這個環境,連我做夢都想不到。
  現在張桂珍不再擔心房子漏雨,不再擔心上廁所,她的日子很繁忙,釀酒、跳舞、種花,曾經讓張桂珍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眼下都變成了現實。
  張桂珍:我這花咋樣?沒事在屋裡養個花,有的時候下雪了,搬個凳子往那一坐,有時候我老頭子回來,搬到凳子往那一坐,看外頭雪景啊,肯定舒服,比以前好了好幾百倍了,你知道不知道。住到這美得很。所以說我住到這房子裡頭,我感覺特舒服。
  您還別說,張桂珍釀的葡萄酒,味道還真不錯。她說,現在的她心情特別好,她自己做夢也沒想到,晚年生活可以這樣充滿陽光。其實,像這樣的棚戶區,西安城裡有很多,有的棚戶區,當地叫做城中村,從2007年到2010,西安政府使用的是財政兜底的方式,但僅靠政府財政資金,是遠遠解決不了西安城裡的這些棚戶區和城中村的改造問題。為此,從2010年開始,西安為了籌措棚戶區改造資金,搭建了政府融資平臺,為近60萬還居住在棚戶區里的居民,進行住房改造資金的籌措。現在錢有了,棚戶區改造的速度,是否也在加快呢?我們走進了另一個小區,來看看這裡最新的情況。
  過渡期租房可獲補貼 舊房換新房面積增加群眾生活其樂融融
  央視財經《小丫跑兩會》記者王小丫:這是一棵老槐樹,就在西安的一條普通的街道上,看到這樣的槐樹,我們一定會由衷地感覺到西安真的是一座歷史古城,而就在這個老槐樹的旁邊,有很多這樣的小小的衚衕裡頭,都是一些棚戶區,差不多有60多年的歷史,逐漸搭建起來的。我們可以看一下,這個小巷子進來這兒有樓梯,樓梯上面也是搭著一些房子,再往裡頭走,你看這個衚衕裡頭還有衚衕,這裡頭是一個小小的衚衕,現在我們是下午的2點鐘,但是根本就沒有任何光線。您先走,您先過吧,我在這兒躲著。摩托車對於這個巷子來說,真的是太寬了。
  這條街上,像這樣小小的門洞,有很多併列的,現在我們走到這個裡頭來,這條衚衕相對來說稍微寬敞一點點,但是地上還是有很多積水,我註意到這個牆是很多年的,就是這個磚牆,參差不齊的。在這裡,大家可以看,所謂的一線天,就是這樣很窄,往上,真的就是一個小小的縫。這是一個樓梯,我往上走,我不斷地要提醒我們的攝像小心一些。從這個樓梯上來,是一個走廊,這是二樓,這裡差不多都是有人還住著的,但是我看都鎖著門,估計現在都上班去了,好像這戶有人。
棚戶區中一線天
  小丫:您好有人嗎,有人在,可以進來聊一下嗎?
  陝西省西安市棚戶安置小區住戶李琦:可以,可以,請進。
  小丫:你們家是幾口人?
  李琦:我們家五口人,母親、父親,還有我們一家三口。
  小丫:那你家現在的房子是怎麼樣的,這是一個客廳,然後也是?
  李琦:然后里面還有一間。
  小丫:這是誰住呢這個卧室?
  李琦:這個就是我愛人住,我就睡沙發,孩子和奶奶在裡屋睡。
  小丫:這兒有個帘子,我看平常就是這麼拉上的,這裡頭相當於拿帘子隔出一個卧室來,這個沙發上也可以住人。
  李琦:沙發晚上把它給翻開,拉出來。
  十幾年來,李琦全家三代人就擠住在眼前這間不足40平米的房子里。他們家所在的曹家巷是一個涉及976戶約4700餘人的棚戶區。不過李琦告訴了我一個好消息,十多天之後,這裡的拆遷工作就要開始了。他們也要住新房了。
  小丫:再過十天,這個地方就要拆了,你的房子找好了嗎,過渡房?
  李琦:過渡房,我們原來有一個親戚,他說那個房子,以前別人租的,馬上就到期了,就說給我們留著,我們還是要給人家錢。
  李琦說,要住新房子很高興,可是這之前還要租房子住。他不知道到底要租多久,而且房租對全家來說又是一大筆開支。他打算去政府那兒再打聽一下。
  小丫:我們接下來要到那邊去採訪,要不你一塊去,這樣你心裡不是更踏實嗎?
  李琦:我心裡更踏實了。
  小丫:就是這個地方,曾經這個地方是一個染料廠,現在已經廢棄了,所以在這裡臨時成立了一個幫助這些棚戶區的群眾安置一個服務中心。
  小丫:打擾一下,我們帶一位棚戶區的居民來問一下相關的一些政策,誰能幫我們解答一下?
  陝西省西安市碑林區棚戶區改造臨時指揮中心工作人員鞏小奇:你好你好。
  小丫:您好,你是這裡的?
  鞏小奇:我是在這兒臨時負責這塊,碑林區棚改辦。
  小丫:您是棚改辦的?
  鞏小奇:對對。
  小丫:他就想知道,他們家這種情況,會分到多大的房子,然後在租房子過渡的時候,政府給他們補貼多少租房的房租?
  李琦:我們如果在外頭租房,現在政府一個月能補助多少房租?
  鞏小奇:你說的是過渡費的事情,實際在我們這兒來說就是過渡費,過渡費的標準是,先是市場價的0.35%來計,現在一個平方值多少錢,按0.35%計,按這個算,大概一個平方一個月補助15塊錢左右。
  小丫:一個平方一個月補助15塊錢。
  鞏小奇:按你屋的平方來乘15。
  小丫:還有一個他不太清楚他們家能什麼時候搬進新房?
  鞏小奇:搬進新房,期限是30個月,從開始建廠到回遷,一共30個月,30個月回遷。
  小丫:30個月以後你家可以住新房了。
  根據西安市的棚改政策,過渡期李琦一家人每個月能拿到600元的費用,如果30個月逾期沒能搬入回遷房,過渡費會翻番。得知這個信息後,李琦心裡踏實了許多。房租壓力小了很多,可他心裡依然有其它的顧慮。
  李琦:30個月以後,我主要還是希望我們以後居住條件能改善,我們家五口人,三代,男孩也上初中了,爺爺奶奶有一間,我和孩子他媽有一間,就是最理想的是這種,特別滿足了。
  小丫:這種情況,他們家根據目前房子的面積,能夠實現嗎,就是父母有一間,他們夫妻有一間,孩子有一間。
  李琦:就是有三居室的那種。
  鞏小奇:根據目前的戶型,套只能套到48(平米),超出部分也是很便宜的價錢,拆遷可以買,能滿足三室一廳。
  2013年9月份棚改項目啟動之後,這個臨時指揮中心最多的時候一天接待過60位這樣前來咨詢的居民。而針對這裡的特殊困難群體,在拆遷前的最後幾天,棚改辦的工作人員還會不厭其煩的走街串戶,做特別的探訪。
棚改困難戶
  陝西省西安市曹家巷居民董平安:我們這兒一到冬天,水管一凍,吃水就得到樓底下吃,樓底下一凍,還是得在外頭尋水吃,不太冷還行。
  董平安的妹妹:今年冬天還好,往年冬天老凍水管。
  鞏小奇:晚上上個廁所,可能很難。
  董平安:我就不去廁所,也是倒尿盆,就去不了。
  坐在床上的董平安今年56歲,雙腿殘疾。她和老伴、女兒一起住在曹家巷這個27平米的屋子裡。在得知曹家巷馬上就要拆遷的消息之後,董平安每天都會騎著自己的殘疾人電動車出去找房子。這天,西安下起了小雨,她只好在家裡等消息。
  董平安:我想問,像這個拆遷,咱說老實話,錢沒錢,還想住好房,有國家這個政策,我高興得不得了,要能住好房,我這輩子連想都沒想過的事。像我這個情況,我現有的,我的房產證上實有面積27個平方。
  鞏小奇:27只能套到40(平方米),是有規定的,辦法有規定,最小套型40,現在新辦法是40、48、56,8個平方為一檔,一直朝上推,推到目前最大戶型套內建築面積是88,相當於過去的建築面積的110平方,就是這樣的,你這27,就是允許你變公產,只能套到40。
  董平安:40是多大的房子?
  鞏小奇:按建築面積說的話,大約在50平方。
  董平安:房子是啥形狀的?
  鞏小奇:一室一廳。
  雖然還沒見過新房,但是能從27平米的棚戶區搬進40平米的樓房,董平安很滿足。對於這個每個月只有1200塊錢收入的三口之家來說,這無疑是個驚喜。
  鞏小奇:針對你這種情況,像這種殘疾人,在政策允許的情況下,再跟領導反映,儘量來照顧你。
  董平安:那太謝謝你了。
  距離拆遷的日子越來越近了,這天,在曹家巷的棚改臨時指揮中心,召開了拆遷前的最後一次總動員。
  曹家巷棚改項目副總指揮韋亞平:在座的所有的人,還有咱們後續組織起來的幾個人,工作人員,都要註意自己的言行,對老百姓提出的問題,要做到有什麼問題回答什麼問題,要把耐心細緻的解釋做好,貫穿到底,整個的征收過程。這是一項紀律。
  雖然西安從2007年就開始了棚戶區改造,但他們依然遇到了拆遷難和資金難的問題。
  韋亞平:咱就是以我們這個朱雀東坊為例,一共862戶,是在20天,完成了800戶,這20天之內,800戶人都搬家了,剩下的62戶,我基本上都做了十個月的工作。年前一直工作到月底,工作到大年三十了,只剩一戶人。
  棚改辦工作人員A:一會兒派你去,跟他做工作,你不行了,再派別人去,就是這樣循環的做工作。
  棚改辦工作人員B:全都上去了。
  韋亞平:這個事年前沒做成,到年後的時候,我們又是輪番,光這一戶,我至少見了十幾回。等於是862戶最後的一戶,等於說這一戶我整整用了11個月的時間。
政府人員齊出力 棚戶改造牽人心
  棚改辦工作人員用時間和耐心換回了大多數拆遷戶的認可。可由於耗時太長,無形中縮短了安置房的建設時間,這無疑增加了改造成本,回遷時間也可能因此延期。
  韋亞平:你承諾老百姓,你說30個月就回遷,這30個月不行了,不行只能是給老百姓發超期過渡費,按照咱政策規定,原來是一個平方米大概算下來是15塊錢,如果超過時間,翻一倍30塊。這樣就把咱整個棚戶區改造的成本,就更大了。畢竟碑林(區)在城市中心,如果說整個的成本加大了,無形當中,土地的開發項目就可能變大了,這就在中心城市的建設部造成了很大的困難,都這在類似問題。
  拆遷還在繼續,十多天后,這個地區,60年來“出行難、入廁難、雨水污水排放難、救援難、消防隱患大”的現狀即將成為歷史,30個月後,這裡會變成一片嶄新的回遷房。
  韋亞平:再難的事,都是咱政府工作人員經歷的事,誰讓這樣的老百姓是咱的老百姓,咱要對這樣的老百姓要做到不拋棄、不放棄,用咱們的細緻的工作,把這個事做好,這個是必須的。
  資金壓力使得安置房建設受阻 網友對棚戶區改造熱情呼應
  在西安,由於建安成本不斷增大和項目成本的上升,安置房的建設也遇到不少困難。對此,西安市政府與當地金融部門溝通,通過融資平臺貸款了近60億元,來支持目前30個棚戶區的項目建設。但棚戶區往往都是城市住房改造過程中,面積大,人口多的一個老難題,資金壓力是很大的。究竟該如何來緩解棚戶區改造資金的壓力難題呢?在眼下的兩會會場里,我也帶著問題,採訪了多位代表委員,來聽聽他們的建議和看法。
  小丫:這裡馬上要進行的是一場記者發佈會,那麼很快財政部的部長樓繼偉先生,他會出來和大家面對面解讀一些大家非常關註的熱點問題。我們在採訪中也瞭解到,棚戶區的改造,地方政府有很多的債務,那麼在稅收體制改革的過程當中,地方政府就期待著能不能加大對地方政府的分配比例,那這個問題,財政部的樓部長會作何回答呢?
  小丫:樓部長你好,對於棚戶區的改造,很多地方政府希望中央和地方的分配比例有一些改變,您對這個問題怎麼看?
  樓部長:三中全會已經做瞭解答。
  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報中指出,要建立事權和支出責任相適應的制度,中央和地方按照事權劃分相應承擔和分擔支出責任。同時,保持現有中央和地方財力格局總體穩定。結合稅制改革,考慮稅種屬性,進一步理順中央和地方收入劃分。
  小丫:地方政府缺資金,資金問題是棚戶區改造的瓶頸問題,那各位委員和代表,他們有怎樣的建議和觀點呢?我們來聽一下。
  全國政協委員李稻葵:棚戶區改造當然需要大量的資金,這些資金實際上不能完全靠政府的公共財政的收入,也不能靠政府通過各種各樣的融資平臺去借錢,而應該動員社會各個方面的力量。
  全國政協委員賈康:這裡面財政資金肯定要起引資牽線作用,但你也不能指望財政資金能夠包攬一切來做這個事,它必須通過財政資金的介入,拉動引致其他資金一起跟進,那麼這就有一個機制創新,怎麼四兩撥千斤這樣一個任務了。
  很多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認為,可以考慮多種方式籌措資金,給予投資者一定的長期回報,也可以採取共有產權的方式從而緩解地方政府資金壓力。
  全國政協委員李稻葵:一定要留出一定的空間,讓地方政府未來不背上沉重的棚戶區改造的財政包袱,而且可能還通過這個改造,能夠獲得一部分的支撐地方政府長期發展的財政收入。
  那麼棚戶區改造如何能夠做到節約高效?來自陝西的全國人大代表王軍提出了自己的建議。他告訴我們,由於棚戶區改造涉及的面積非常大,因此他今年的提案是關於通過建築行業工廠化生產,推動建築行業轉型的提案。
  全國人大代表王軍:在新一輪城鎮化發展中間,現在極為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搞節能城市,綠色城市,綠色城市建築節能刻不容緩。
  全國政協委員神州數碼集團董事長郭為認為,棚戶區改造實際上是在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城鎮化的重要舉措。而信息平臺的建設將能進一步加快城鎮化的腳步。
  全國政協委員郭為:我覺得如何能夠通過信息手段,建立公共信息服務平臺,實現均等的社會公共服務,實際上是我們新型城鎮化一個根本的一個方向。
(編輯:SN009)
創作者介紹

bb00bbziy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